产品导航   Products
> 尊龙人生就是博登录 >  新闻资讯
年轻的他不曾料想一登上这艘船便是四十年的漂泊人生……
时间:2020-05-27 02:27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为了抢抓工期,挖泥船船长黄平,从2月13号复工到现在,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家了……

  一艘普通的小船,因为甲板上这个像“变形金刚”一样的家伙,变得重要了起来。 长鹰6号配备的硬臂,装载了一个4立方米的斗笠,最深可以够到水下13米。

  疏通航道,需要硬臂移动走位,按图纸施工,所以长鹰6号就不得不在水中不停挪动。对于这个大家伙来说,动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这时候,就得靠船长的经验了。

  一个工程期有多久,船员们就得在船上待多久,一个月,甚至几个月,都是常有的事。即使两岸便是繁华都市,可对他们来说,每天能走动的最长距离,是船头到船尾,岸上的生活,与他们暂时脱离了关系,能偶尔下船走走的,只有采购食材的炊事员。

  这是船长黄平的起居所,说起是个单间配套,但船长在船上的这个“家”还是显得有些简陋,一张床,一个沙发,一个书桌就几乎是全部了。

  枕着浪花入眠,是多少歌词里的美妙憧憬,可对黄平来说,这是个不那么美好却只能接受的现实。不过,黄平却说现在的条件已经算很好了,以前的船甚至是蒸汽挖泥船,连电都没有,一个舱里面要住20个人。

  那样的经历,已经是快四十年前的事了。1982年,17岁的黄平成为了长江重庆航道工程局的一名水手,年轻的他不曾料想,一登上这艘船,便是四十年的漂泊人生。

  那个时候的蒸汽船连个电灯都没有,照明得靠煤油灯,开挖时就更谈不上机械化和智能化了,基本上就是靠人力完成。船员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,怕一不小心就出个意外。

  最难的日子,已经熬了过去了。如今,黄平已经从水手做到了船长。船长这个称呼,听着威风,但个中辛酸只有他自己知道,黄平常说他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:陪老婆陪小孩的时间实在太少了。

  黄平参加工作这么多年,在家待得最长的时间也不过十天半个月,大多数时候当天回去,当天就得回来。最近一次上船是在2月17日,因为工期,也因为疫情,至今黄平都没有下过船。挖泥船在长江朝九段施工,离他南坪的家最近时,只有几百米,可这几百米,对黄平来说,都是无法企及的远方。

  在长江航道上匆匆而过的船只,大都不曾注意到这艘不起眼的“长鹰6号”,尽管甲板上机械终日轰鸣,但它依然那么不起眼,做着微不足道的事,终日重复着那无聊而单调的挖掘、倾倒。就如船长黄平,终日漂泊,平淡一生,却知足无悔。

相关新闻